“心魔”到底有没有?
——从戒色“心魔说”谈起,兼谈戒色论坛立场
 
在当前戒色界的戒友中广泛流传着一个热词:“心魔”。目前各大戒色贴吧、戒色平台、QQ群、微信群,只要有戒友的地方,几乎人人都在谈论“心魔”,已经到了“无心魔,不戒色”的地步。
 
目前整个戒色界大约98%的戒友张口闭口都是“心魔”,全都陷入了“和心魔斗,其乐无穷”的集体狂欢之中。我们这些论坛老前辈们看到这种奇异现象,好生纳闷:哎呀,这都是怎么了?怎么现在的戒友都魔障了?!
 
“心魔说”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?
 
在戒色论坛老前辈们的记忆中,2011年之前的时代,也就是2002年到2011年之前的前弘期、中弘期戒色时代,在所有的戒色网站平台、戒色前辈、戒友之中,都没有听说过“心魔”这一说。到了2011年之后的后弘期戒色时代,戒色吧出现了,然后《戒为良药》提出“心魔”这一说,之后“心魔”这个词才在广大戒友中流传开来。
 
“心魔”到底有没有?
 
如果按照《戒为良药》的观点或是追随《戒为良药》的戒友观点来说,“心魔”是有的。
 
如果按照前弘期、中弘期戒色前辈们的正统戒色观点来看:没有!“心魔”根本不存在!
 
有些戒友说自己被“心魔”虐,请问这些戒友:“心魔”是个什么东西?长什么样?什么颜色?你能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吗?如果你拿不出来,你怎么能说有“心魔”呢?既然没有“心魔”,对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天天喊打,不可笑吗?拿虚幻的“心魔”吓唬自己,不是没事找事吗?戒色论坛版主老斗士在《魔头现形记》一文中有句诗说得好:“心魔实非有,庸人虚中构,捕风欲除净,枉添几多愁。”
 
既然“心魔”没有,可为什么很多戒友却相信呢?还形成了普遍信仰呢?我们来看下面这个故事:
春秋的时候,在孔子学生曾参的家乡费邑,有一个与他同名同姓也叫曾参的人在外乡杀了人。有人听说了慌忙跑去告诉曾子的母亲:“不得了啦,曾参杀了人”,曾子的母亲说:“我的儿子是不会杀人的。”没隔多久,又有一个邻居跑到曾子的母亲面前说:“曾参真的在外面杀了人。”曾子的母亲仍然不信,还是坐在那里不慌不忙地穿梭引线,照常织着自己的布。又过了一会儿,第三个报信的人跑来对曾母说:“快跑吧,曾参真的杀了人。”曾母心里骤然紧张起来,急忙扔掉手中的梭子,端起梯子越墙逃走了。这就是《曾参杀人》的典故,出自《战国策·秦策二》。
 
曾参是孔子的第二大弟子,以孝行著称,按理说他的母亲最了解他,对曾参不会杀人应该有坚定的信念。故事中的确有个曾参杀了人,只是同名不同人,邻居传话实属一种误会,可是曾母却不能坚持初衷,听人家重复了三次,就真的以为自己儿子杀了人,因而爬墙逃走。
 
这则故事告诫人们:应该根据确切的事实用分析的眼光看问题,而不要轻易地去相信一些观点。然而,即使是一些不确实的说法,如果说的人很多也会动摇一个慈母对自己贤德儿子的信任。俗语说的好“众口铄金”,一个不实的言论经过众人传颂之后,假的也会变成真的。由此可见坚持正确的观点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!
鲁迅说,世上本来没有路,因为人走的多了,路就有了。世上本来没有“心魔”,只是喊叫的人多了,相信的人多了,“心魔”就出现了。魔由人兴啊!“心魔说”的戒友信仰就是这样形成的。
 
《戒色七部曲》是戒色论坛众多前辈成功经验的归纳总结。按照戒色论坛和《戒色七部曲》的观点,只承认有淫欲心,不承认有“心魔”。对付淫欲心,《戒色七部曲》绰绰有余。98%的淫念都可以被《戒色七部曲》提前化解掉